1. 创业头条
  2. 创业经验
  3. 正文

“运动数字化”的盈利之痛,KEEP、咕咚们如何破局?

 2019-07-12 18:23  来源:A5专栏  我来投稿   互联网江湖的个人主页 撤稿纠错

  各种互联网项目,新手可操作,几乎都是0门槛

2007年,美国杂志《连线》编辑凯文·凯利曾提出【量化自我】(Quantified Self)的概念,意为通过包括技术、设备、传感器、软件搜集的数据集合来量化人们自己的生活状况,并随着智能可穿戴设备的普及引起了一波“运动数字化”潮流。随后以NIKE+为代表的“运动数字化”企业兴起,并取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

如今,搭载运动识别芯片的智能手机以及智能穿戴设备早已深入人们的生活,每天晒自己的微信步数、跑步路线图、分享运动数据已经成为了年轻人必不可少的“打卡”式操作。而与运动数据化的普及程度相对应的是,KEEP、咕咚、约运动、悦跑圈等第三方运动APP们的商业化探索的脚步也在不断向前。

2016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提出发挥体育场馆资源,扶持健身俱乐部发展,支持符合条件的健身休闲企业上市,引导群众参与健身休闲活动。而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一份数据预测,到2022年,我国健身俱乐部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元。

随着全面健身热潮的不断升温,资本市场也对运动产业赛道青睐有加,自2018年3月到2018年7月,国内多家运动健身相关企业取得融资进展,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一份报告显示,括KEEP、健康猫、三体运动分别获得了D轮、C轮以及B轮融资,融资金额均在1亿元以上,其中,健康猫获得融资5亿元,KEEP获得1.27亿美元。

进入2019年以后,资本趋冷,对于已经取得数轮融资的数字运动企业来说迫切需要实现盈利来回馈前期资本的投入,而在健身房关店如潮的当下,运动数字化的商业价值究竟在哪?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才能经得住寒潮的侵袭?

KEEP、咕咚们“社交货币价值之困”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乔纳·伯杰(Jonah Berger)在《Contagious: Why Things Catch On》(中文名:《疯传》)一书中提出了“社交货币”的概念:“就像人们使用货币能买到商品或服务一样,使用社交货币能够获得家人、朋友和同事的更多好评和更积极的印象。”

在营销的语境下,产品的社交货币价值可以促使产品本身产生话题性,从而实现品牌传播的社交裂变效应,而对于第三方运动APP来说,除了正向的品牌传播价值外,社交货币价值带来的运动本身的“社交需求”属性则会使其陷入增长困境。

事实上在【量化自我】的运动数字化浪潮中,使用APP记录运动数据的人们很大一部分都是那些在健身俱乐部办卡却从来没有长期运动习惯的人,对于他们来说,KEEP、咕咚只是一种生产“社交货币”的工具,而另一方面,离散的运动数据并不能真正产生数据价值。

此外,在众多形态的“社交货币”中,运动APP的社交货币价值并不具有排他性,因而,人们使用运动APP时并不会产生“依赖感”,反映在现实中则是工具属性下运动APP的用户留存比较困难。

“我经?;崮媒逃幸道蠢啾?。”在接媒体采访时,KEEP的创始人王宁说:“比如像好未来,其实也是教育分发、也是多场景:在线场景、移动场景,教学道具就是硬件,然后在线下开了那么多的学校,服务都是一些客户。”

实际上,如果用需求强度×需求频次=市场空间来分析两者间的差异,则不难看出运动APP与在线教育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从业务构成上来看,在线教育企业(如好未来等)多以K12业务为主,其背后的原因也在于当前高考制度下,由升学压力带来的刚性需求。

而对于运动APP来说,在“社交货币价值”理论下,并不存在所谓“刚需”,即便是有长期运动习惯的用户,运动APP提供的【自我量化】价值也并不能从根本上影响其对运动的长期坚持。

从需求频次上来看,虽然有长期运动的习惯的用户能够保持较高的需求频次,但在此期间,运动APP的价值仅仅在于提供数据的记录和分析,因而在完整的数据价值导向下,高频次的需求并不能直接带来收益,只有通过对用户长时间的数据搜集和分析才能产生商业价值,如个人报告的生成以及与保险、医疗等领域的数据联动等。

作为典型的工具类APP,第三方运动APP在帕列托法则下将终究面临与巨头们竞争,社交货币价值形成的“困境”下,由于目前运动APP并没有探索出有效的盈利模式,在苹果、三星以及腾讯阿里入局下,第三方运动APP的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因而,运动APP们普遍存在着迫切的“去运动化”的转型诉求。

另外,当前运动APP们对于与留存用户的最大吸引力在于“内容”,哪怕是需要付费获得的健身“私教网课”、“瑜伽教学课程”等需要付出真金白银的内容,因而在“去运动化”的转型诉求下,KEEP以及咕咚等运动APP们纷纷以内容为触点,探索新的商业模式。

PGC+UGC+电商,运动APP成为“流量杂货铺”

实际上,健身APP的核心用户群体还是在线下健身房办卡,并坚持长期健身、运动的人群,而纯线下的健身房在几近“病态”的模式下很难满足有健身指导需求的用户的诉求。

据《中国产业研究院》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17年以来,国内的健身会员增至900万人,同比增长14.97%。与此同时随着健身房倒闭潮的出现以及浩沙系在资本市场的崩盘则意味着健身行业即将迎来巨变。因此,专注健身市场的深度挖掘或许成为运动APP们的增长点。

健身APP用户增长核心是在于全民健身时代下无法为线下传统健身房满足的“性价比”需求到线上的转移,因此线上付费课程+在线健身指导成为健身APP的PGC模式的“基本面”。

事实上,由于纯线上教学模式下无法实现对教学效果的保障,纯线上的教学模式同样存在盈利难的问题。

对于盈利难的问题,国外健身赛道的火热或许能为运动APP们提供一些新的思路。

于2012年在纽约创立的Peloton在“课程直播+硬件销售”下掀起了海外家庭健身市场的一场变革,目前,Peloton正在筹划IPO计划,市值预期超过80亿美元。简单来说,Peloton的商业模式为开设线上直播课程+售卖智能家用健身器械。

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智能设备结合课程直播有效解决了纯线上教学模式中由于“惰性”引发的教学效果问题,另一方面,由于远高于传统家用器材的使用频率使得高运动频次下产生的数据更加完整,从而形成长期数据价值。

Peloton模式的成功,在于解决了家庭健身效果问题需求痛点的同时,通过销售智能健身设备获取利润空间。有数据显示,2018年Peloton的用户数量超过100万,其中96%的单车买家每季度持续付费,用户评价每月使用11次器材,预计2019年Peloton的收入将达到7亿美元。

不同于Peloton的商业模式,国内的运动APP玩家其实也一直在进行多元化盈利模式的探索。

以第三方运动APP咕咚为例,基于“运动圈”、“发现”以及“好货”等APP功能,咕咚形成了以PGC+UGC为内容触点,以“圈层化”社交增强用户粘性并通过电商导流实现变现,并且推出了智能硬件产品在自家APP商场销售。

实际上,如今咕咚已经不再是一个纯粹的运动APP,而是一个以运动为主题集合圈层社交、内容、电商为一体的“流量杂货铺”,相比之下原本的运动功能则成为了“流量杂货铺”的“迎宾踏板”。

与咕咚“激进”的商业化相比,KEEP则稍显克制,在APP中,用于电商变现的商场“隐藏”于“探索”栏目下的二级菜单中,而以社交为触点的“运动社区”特征更为明显,两者相同之处在于都以社交为入口,希望建立起运动圈层中与用户的强关联关系,同时基于健身课程(PGC)以及社交圈层(UGC)的流量引导实现电商+硬件的双重变现。

而据艾瑞指数的数据显示,2019年5月KEEP的MAU为1827万,咕咚的MAU为563万;残酷的现实是与专业电商平台们相比,这样的成绩只有电商平台们的零头,而在转化率上,面对电商平台,运动APP们只能望洋兴叹。

其实,运动APP们不仅电商变现之“难于上青天”,硬件销售的盈利之路也同样充满凶险,在智能穿戴领域,苹果、三星、华为、小米等众多“巨量级”玩家云集,深度涉及智能硬件领域反而得不偿失,一方面,作为智能穿戴的“外来玩家”相比“巨量级”行业玩家在供应链上毫无优势,另一方面,相同价格区间内大多数用户更青睐于“专业玩家”的产品。

运动APP们的“多元化盈利模式”探索实质上放弃了核心用户价值转而寻求用户流量价值,基于圈层化社交以及内容粘性获取流量再通过电商变现的模式实际上与内容电商别无二致,核心在于“运动圈层化”自有的流量局限性从根本上堵死了“流量变现”的盈利道路。

因而相较之下,回归运动核心价值,专注PGC内容与专业健身器材的联动反而是运动APP转型升级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一方面重新回归运动价值,通过Peloton模式落地盈利需要,另一方面在数据价值导向下,关注用户终身价值,实现未来增长空间。

尾声:

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在《大数据时代》一书中前瞻性地指出:“大数据带来的信息风暴正在变革我们的生活、工作和思维,大数据开启了一次重大的时代转型。”

确实如此,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使得数据成为一种具有商业价值的“资源”,而在大数据时代中,由无数单个数据集合起来的数据整体本身就拥有巨大价值。因而可以预见的是,运动APP们的盈利长跑的终点也将在于“数据价值”与消费、医疗、保险等领域的价值应用。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作者: 互联网江湖    /    文章:177篇

相关标签
共享运动
运动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 梅宫主:创业者选择项目的七个标准

    这几天陆续有小伙伴问我,创业赚钱难不难?我想说的是,难?难的是,不知道卖什么,或者说,卖很多东西,今天卖一样,明天卖一样,总是再换卖的产品,那这样的话,肯定赚钱难!要说不难,很简单,你的卖点唯一,知道自己卖什么产品了,后面的路就轻松很多,甚至你一辈子的路都铺好了,剩下的就是不折不扣地执行!日复一日,

  • 网站源码项目分享

    源码买卖这个生意算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市场,除了草根站长们,极少有圈外的人了解,而草根站长们也往往不屑于去出售源码来赚钱,所以,这个生意也并不存在太多的竞争者,不怕没有买家就怕你没好货。

    标签:
    创业
    网站源码
  • 如何开淘宝店自主创业

    到心仪的商品后就可以进货,然后铺货,设置价钱,然后该商品就会在你的店铺出现。然后就可以开始装修店铺了,网上有很多淘宝店铺的模板,很多都是免费的,都可以直接使用的。

    标签:
    淘宝
  • 创业者在电商平台开店还能玩下去吗?

    电商还是最快的变现手段,毕竟卖货出去就能赚到钱了。包括网站站长、自媒体在内的不少创业者不管最初的方向是什么,最后都走向了卖货。创业者在电商平台开店还能玩下去吗?

榜单

热门排行

编辑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
125期看图找生肖图 衡阳市| 漳浦县| 南溪县| 三都| 那坡县| 漳浦县| 邯郸市| 汶上县| 大渡口区| 丰县| 崇文区| 宾川县| 雷山县| 册亨县| 饶河县| 那曲县| 石林| 无极县| 诏安县| 新竹县| 盐城市| 六盘水市| 中江县| 荔浦县| 东港市| 民和| 玛多县| 安溪县| 冀州市| 重庆市| 安乡县| 上蔡县| 思茅市| 文水县| 光泽县| 霍林郭勒市| 张家界市| 绥化市| 馆陶县| 大理市| 新疆| 天祝| 资溪县| 咸阳市| 农安县| 永春县| 佛山市| 丰都县| 邵阳县| 盈江县| 恩平市| 安新县| 泸州市| 荣成市| 文化| 华安县| 固原市| 额济纳旗| 嘉祥县| 九台市| 普宁市| 册亨县| 临泉县| 齐齐哈尔市| 龙川县| 永济市| 疏勒县| 永泰县| 青铜峡市| 罗江县| 留坝县| 娱乐| 灯塔市| 延边| 怀安县| 裕民县| 宁陵县| 乌兰察布市| 铁岭市| 揭阳市| 阳泉市| 麻城市| 上思县| 德令哈市| 法库县| 新河县| 灵石县| 永嘉县| 安国市| 普洱| 东兰县| 鄂托克旗| 南投县| 阿勒泰市| 崇仁县| 库尔勒市| 高要市| 堆龙德庆县| 莱阳市| 平阴县| 宁乡县| 十堰市| 响水县| 正蓝旗| 屯门区| 福清市| 博客| 潮州市| 宜兰县| 塔河县| 汝州市| 通江县| 米易县| 永昌县| 西宁市| 禄丰县| 南澳县| 葫芦岛市| 安顺市| 连云港市| 台北市| 商洛市| 金寨县| 荣昌县| 方城县| 公安县| 韶关市| 江都市| 三河市| 玉溪市| 张家口市| 砚山县| 古交市| 五河县| 万盛区| 贵南县| 深水埗区| 塔城市| 新竹县| 白水县| 咸宁市| 长葛市| 宣恩县| 特克斯县| 临沧市| 鱼台县| 定兴县| 奉新县| 天镇县| 巢湖市| 洪泽县| 九江县| 大冶市| 翁牛特旗| 东乌珠穆沁旗| 华容县| 黄冈市| 小金县| 大石桥市| 岐山县| 裕民县| 如皋市| 秭归县| 上犹县| 正阳县| 竹山县| 新密市| 桃园县| 工布江达县| 中江县| 滦平县| 恩平市| 涞源县| 铜鼓县| 靖西县| 额敏县| 开鲁县| 晋中市| 海伦市| 清水河县| 多伦县| 石景山区| 阿鲁科尔沁旗| 汝阳县| 天气| 寻乌县| 雅安市| 岳池县|